柏林赫塔对阵勒沃库森直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明創建 > 文苑漫步 > 正文
十八天自駕云貴川(下)

來源:陳建濤 發布時間:2014-06-04 02:34:06 查看次數:

    原來人家倆是省人民醫院的實習醫生,實習期滿出來玩的。車箱里頓時活躍起來,互相詢問著出行的線路,看能否結伴。我問她們這沖鋒衣是不是在山下租的,其中一位說,大叔,你去看看有租這牌子的嗎?大叔…?旁邊的伙計搭話了,他有這么老嗎,叫哥好點吧,我趕緊打住。心想,唉!大叔就大叔吧,咱也不能自降輩分,別被哪位臉皮厚的占了便宜,這虧可就吃大了。悲哀!          

    下了纜車再往上的這180米高度,還真不是鬧著玩的,不能急,要一步一個臺階,悠著點兒走,不然會喘的厲害。世紀冰川就在眼前,觸手可及,仿佛是漢白玉石,散亂而有序地堆砌在風化的山體碎石上,只是沒有想象中的純凈。終于,喘著粗氣登頂成功,此時太陽正好移到雪山頂峰處,仰視一眼便是兩眼金星,炫的頭暈。回首山下,風光旖旎,堪比饕餮大餐,通透的空氣,讓你的眼睛瞬間到達千里之外,層疊的遠山已不再巍峨,奔騰的白云仿佛可以踏在腳下,綿延的公路在山間曲折蛇行,散落的湖泊像鑲嵌在黃土地上的寶石,反射著天空的顏色。深深地吸一口純凈的空氣,陶醉半晌,想起那句,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如今,登上玉龍雪山,我是雪山最高的峰。

    我們一行邊賞邊侃,多了幾分歡快,多了幾分親切,儼然已是一伙了。

    風景無限好,日落雪山后。太陽落下山頭的一剎那,海拔4680米的雪山之巔溫度驟降,寒意陣陣,我們趕緊招呼山頂的十余人集體合影留念,兩位老鄉更是小鳥般依靠在大叔們的身邊,笑靨滿面,如沐春風。后來看照片,發現有一位還舉著剪刀手,唉,真不愧是當醫生的……

    回來后共進一餐,后因行程不同,便各奔東西,有人很是留戀。不是我。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大叔們擔不起,走你,最好。

   

走進雨崩

    對于雨崩,以前一直認為它只是一個名詞,可無論如何也沒能勾勒出雨崩時的效果圖,很郁悶,后來發現,是很愚昧。雨崩村位于云南德欽縣境內,梅里雪山的下五冠峰腳下,有著原生態的高原環境和幾近與世隔絕的交通,進入雨崩,需徒步或騎馬18公里,翻越海拔3900米的埡口。其四面群山簇擁,地理環境獨特,人煙稀少,全村只有20幾戶人家,景色優美,民風淳樸,有世外桃源之稱。有句話叫做:天堂在左,雨崩在右,不上天堂,就去雨崩。

    從香格里拉到雨崩二百多公里,如果在我們中原,應該是抬腳便到的事情,可作為交通網絡末梢神經的云南,高海拔地區的滇藏公路在人跡罕至的崇山峻嶺之間曲折蜿蜒,真真正正讓我們感受到了同行前輩們所付出的艱辛,在建的、改道的、滑坡損壞的路段比比皆是,每次停車欣賞風景的時候,都會想到從一條簡易的茶馬古道變成今天的坦途,這里拋灑了多少代公路建設者們的熱血和汗水,甚至是生命,每想到此,便不再抱怨腳下的坎坷,只覺的自豪和倍加珍惜。

    翻越4300米的白馬雪山埡口,經德欽到梅里迎賓十三塔,還沒下車,圣潔的梅里雪山便早已勾去了你的魂魄,湛藍的天際下,雖然相隔甚遠,但空氣中沒有任何東西去遮擋你的視線,如在眼前一般。梅里十三峰宛若披紗的少女,欲迎還羞,欲遮還露,在她們的臉旁,乳汁般濃重的白云源源地升騰,不舍地離散。她們有的端莊威儀,有的婉約而倚,有的柔情款款,有的豪氣奔放,半塊月牙悠閑地掛在白云之上,像一塊溫潤的玉佩,不敢想象,在她的眼中,看到的又會是怎樣的美麗?十三座潔白的佛塔映對著雪山,反襯著藍天,純凈的讓人不敢大口喘氣,生怕打破這里的圣潔和寧靜。周圍掛滿了五彩的風馬和經幡,不時有藏民在佛塔前朝圣、禮拜,滿臉的虔誠,我們駐足凝望,不知所從。

    天地萬儀,造就了藏民心中的神圣,雪山、佛塔、藍天、白云、風馬、經幡,她們真真正正是這里最完美的組合,身臨其中,虔誠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經售票點,過瀾滄江大橋,其實橋很短,過橋向右通向明永冰川,向左便是西當溫泉。

    西當溫泉是徒步雨崩的最后一處客棧,從售票點到西當溫泉,有十幾公里的揪心路,左邊向下幾十米深是洶涌奔騰的瀾滄江面,又窄又深,吼聲陣陣,右邊是沙土夾裹著河卵石形成的松散山體,應該是多少年前江水流過的河道,路就是在這種山體中挖出來的,崎嶇不平,很遠的山上就看到了這條路,以為是村民出行的羊腸小道,結果,是我們的必經之路。雖然有點過于小心,但不時滾落的碎石,讓我們總擔心路會滑下去,山體會塌下來。顛簸中到達西當溫泉,已是日暮時分。溫泉水從客房后邊的山上常年流下,重金屬超標,不能飲用。還有一間空房,條件相當的惡劣,后邊窗戶沒有玻璃,冷風鉆進來跟刀割一樣。客棧老板愛理不理的,也沒的可挑。

    安頓下來后,趕緊在院內點火做飯并打聽第二天的行程。海拔2700米,我們的高壓鍋滋滋地冒著白氣,煮熟了一鍋熱氣騰騰的肉絲面,老那是廚藝高手,不大工夫便弄好四個涼菜:牛肉、臘腸、花生米、白菜心,并打開兩瓶白酒。旁邊的一對中年藏族夫婦,有著古銅色的皮膚,騎摩托上來的,明天也要去雨崩,正喝著剛打好的酥油茶就著自帶的烙饃,我問他們為什么都愛喝酥油茶,漢子說,喝了渾身有力氣,邀請一塊兒坐過來吃,漢子很拘謹,說你們吃吧,我們就不了,并端過來一碗酥油茶,我嘗了一小口,發現與我們在路上喝到的完全不同,太香了,沒有一點怪味,連連稱贊。看我們吃喝的自在,客棧老板走過來,我們趕緊端上一杯,老板一仰脖喝了,說聲好酒。轉身進屋提出一10斤的塑料壺,說道,我釀的青稞酒,你們隨便喝……

    人生處處皆風景,保持一顆向善的心,你的心情便和風景一樣美麗。

    從客棧到雨崩村是18公里的徒步線路,要翻越海拔3900米的南宗埡口,預計行程8個小時,如果走不下來,可以騎藏民們的騾子。最后我們有三個人決定騎騾子進山,我和草鞋(網名)自我感覺身體狀況不錯,決定徒步進山。第二天早上7點鐘,老那便起來為我們燜好了一鍋米飯,炒了半鍋土雞蛋,他知道我們兩個今天是一場硬仗,就做了硬飯。他們要等到9點鐘,藏民才能把騾子趕上山來,我倆也卯足了勁兒,吃了兩碗米飯,干掉了半鍋雞蛋。老那一出來就嚷到,倆吃貨,我炒了16個雞蛋,撐死恁類!我倆面面相覷,趕緊住嘴。將背包內物品簡化,輕裝上路。     

    上山的路是在原始森林里踩出來的便道,剛開始這一段路坡非常陡,路上馬糞較多,味重的地方,草鞋只捂鼻子,我說這味道壯陽,他便不再捂了。起初走的太快,不到20分鐘便大汗淋漓,眼冒金星,腦袋發木,高反癥狀劇烈,跟要死一樣難受,才明白為什么有這么多馬糞了。一頓殺威棒下來,趕緊坐下休息,心想這下可完了,遠著呢!甚至開始后悔沒和他們一塊騎騾子了,但又怕被某些人笑話。休息一陣,緩過勁兒來,后來我們每走50米便停下休息1分鐘。行走在濃密的原始森林,仰望著樹隙間飄過的白云,吸一口松針散發的清新,互相講述著從小到大的經歷,講的起勁,聽的認真,不知不覺中我倆竟然適應了。慢慢的,看到了長胡子的松樹,那胡子便是松蘿, 松蘿對環境的要求很高,只有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方才會生長,空氣中有一點點污染就不能存活, 所以有松蘿的地方,標志著這里有極好的生態環境條件。

    攀登的艱辛,幾十年從未有過,對意志和毅力的確是一次錘煉。我們到達埡口的時候,老那打來電話,滿腔的不情愿,說藏民說他太豐滿,要他騎兩匹騾子,得輪換著馱,否則會把騾子累死,一匹275元,心疼啊,都能買到回家的打折機票了,笑死!

    翻過埡口便開始走下坡路,下到山底便是雨崩村。當我們透過樹林的間隙第一眼看到雨崩的時候,只感覺到那是一處無以言表的安詳和悠然,幾處房子寂靜隨意地坐落在四山環抱的一塊黃土地上,背后是一道雪白的屏障,正面是五冠峰,有股將軍般的威武霸道,如崩似裂的山體讓人想象著它曾經歷過何等壯觀的變遷。向東的神女峰如女神般清秀俊朗,素顏朝天,五冠峰猶如一位威儀的將軍守護著她。向西便是卡瓦格博峰,它是梅里雪山的主峰,海拔6740米,是藏區八大神山之首,有“最美雪山”之稱,被藏民譽為“雪山之神”。關于她,有著無數的傳說和咒語,至今無人逾越。其它三面翠綠。一條從雪山神瀑中流淌下來的冰融之水從小村中間穿過,滋養著這個村落。  

    隨著游客的逐年增多,村民們在半山腰新修了不少客棧。我們找了一家,有藏族的嫂妹二人經營著,服務很熱情,每晚15元,環境非常不錯,隔著大廳的一排排窗子,可以俯瞰雨崩,仰視雪山。來到這里,其實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臨窗靜靜地坐著,就已是神仙了。我倆躺在臨窗的長鋪上,太陽暖暖的照著,看著山巔升騰離散的白云,不知不覺中已是鼾聲四起了。

    這座被藏民們千百年來朝圣的神山,住在他腳下的,定是他要庇護的人們。

    靜靜的夜,隱約能看到雪山的輪廓,亦能聽到星星的眨眼聲。我們一群俗人,除了吃喝,無所事事。

    第二天一早我就在二樓的平臺上架起了相機,日照金山的場景是萬萬不能錯過的。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灑向天際之時,淡淡的閑云瞬間變得橘黃,最冰冷的雪山之巔也在第一時間享受到了太陽的溫暖,灰黑色的山體開始變得潔白,隨即被染成金黃,隨著光線的增加,金色慢慢地向下擴展,山頂的云氣開始蒸騰、匯聚,一團一團地向高空升騰,飄向遠方。呵呵,終于明白,云是從哪兒來的了。眼前陽光照不到的山體,黑魆魆的,將雪山反襯的更加金光燦爛,佛光四射了。我們運氣特好,據說有人在那住了一周都沒能撩開卡瓦格博峰那神秘的面紗,而我們連最難得的日照金山都這樣輕易的看到,難道是因為我們對圣山的崇敬,冥冥之中得到了得上蒼的恩典?雖然我缺乏此類信仰,但在如此圣境之下,腦子里仍出現了這樣的閃念。

    世間的美麗,總是非常短暫,也因為短暫,才顯得更加美麗。眨眼的功夫,神女就恢復了她的素顏,在淺藍的天幕下,輕紗拂面,玉潔冰清了,而那短暫的輝煌將會是留在心中最永恒的燦爛。

     

    日照金山的落幕正是雨崩一天的開始。裊裊的炊煙升騰在兩山之間斜射進來的陽光里,隨意地離散。一陣陣清脆的騾鈴聲從山腰的小道上傳來,這鈴聲馱來了塵世的喧囂又馱走了桃源的寧靜,久久地回蕩在這座童話般的小村上空……

    那一刻、那一天、那一日、那一夜……

    那一月 我搖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修來生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雨崩,我來過。

系統平臺

站內調查

最希望獲得路況信息的方式是? 投票查看
柏林赫塔对阵勒沃库森直播 重庆时时彩2018版下载 七星彩排列五长条下载 游戏网址注册免费送彩金 幸运飞艇选号规律 彩票十大信誉排行平台网 百度四川时时 彩票试玩2000可以取出 吉林11选5走势图遗漏 提前开奖一码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lm0 胜利足球2014免费版 456现金棋牌游戏 江西时时在线信息查询 快乐赛车软件 秒速时时彩开奖app 重庆时时苹果软件